跳转至主要内容
教育

失言风波后 徐安首度发声:我不是种族主义者

作者 Han Li发表 Aug. 04, 2022 • 6:30am
旧金山校区教委徐安2022年8月3日在旧金山Mountain Lake Park留影。| Juliana Yamada摄影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对非裔和西语裔家庭做出刻板印象言论、在旧金山引发一场政治风暴后,校区教育委员徐安(Ann Hsu)两个多星期以来选择远离媒体采访和公众视线。

现在,她选择发声。

徐安周三接受The Standard独家专访,这是自上个月争论爆发以来,她首次接受媒体专访。

这场争议要追溯回一份候选人问卷。徐安在问卷上表示,她认为旧金山联合校区的非裔和西语裔学生面对的最大挑战之一是“缺乏家庭支持”, 她的言论引发了强烈反弹和要求她辞职的声浪。

尽管徐安已发出声明道歉,并在校区的会议上也支持了告诫自己的决议案,但是她并未表示她有下台或取消参加11月教委选举的打算。

在和The Standard的访谈中,徐安回顾了自己在问卷上引起争议的回答、她在强烈批评中学到的教训、以及她未来的规划。

受到篇幅的限制,以下访谈内容经过整理编辑:

争议爆发至今,您经历了哪些事? 在这段期间,您是否有寻求他人的指导?

我成为公众人物的时间很短, 因此,过去两周对我而言简直是天翻地覆,感觉比两周要长得多。

不过,我有机会与人进行了许多深具启发性的谈话,有很多是我过去从未有过非常具有教育意义的谈话。 这是一段极速推进的学习过程,我很感恩。

我和很多人聊过。 我和教委同事们聊过,包括两名和我一起获得市长任命的教委,这些是我一开始进行的谈话。 我也和我的朋友聊过,包括一些非裔朋友,向他们寻求指导和建议,以了解为什么(我说的话)具有伤害性。

旧金山教委徐安2022年8月3日在旧金山Mountain Lake Park接受The Standard访问。 | Juliana Yamada摄影

我当时真的不知道我说的话造成了多大的影响, 如果我知道,我就不会那样说。 所以,这些人帮助我了解,当他们看到我的文字时,他们有什么感受。

当您在回答问卷填写答案时,您的思考过程是什么?

我是以一种非常工程师、商业思维的方式来尝试了解一个问题,因为我看到一些数据,无论是缺席率、学习成果差距、读写能力,显示旧金山联合校区不同族裔学生之间存在着显著的差异。

我试着了解是哪些原因造成了这些差距。 我提到了住房没有保障、粮食没有保障和其他一大堆我认为可能的原因。 如果这些是真正的原因,那我们就可以试着解决问题。 我当时的想法是:试着找出问题所在,然后想出可能的解决办法。

您提到您正在努力修正自己的偏见, 您对人们称您为种族主义者有什么感觉?

我不是种族主义者, 我很清楚。 对于只看到我的回答但不认识我的人,我可以了解他们为什么会觉得我可能是种族主义者, 但我知道我不是。

我只是想了解一个问题,然后解决这个问题。

对于要求您下台、放弃竞选的呼吁,您有什么话要说?

我了解他们的感受。 从过去两周与他人的谈话中,我真的了解到,同时非常抱歉我伤害了他们, 但我真的是无意的。 我想,这个需要一些时间才能疗愈。

此外,我认为我还可以为教委会和整个校区提供更多价值。

自担任教委以来,我和其他教委同事做了很多很好的决定。

2022年8月2日在校区位于555 Franklin的总部外举行的一场集会上,贝瑞手持标语要求教委徐安辞职。贝瑞女儿在旧金山联合校区担任教师。 | Camille Cohen 摄影

我们聘请了一位以学生为重的优秀校区总监, 通过了平衡预算案, 带领恢复少年后备役军官训练营 (JROTC) 授权高中专案小组检视整个校区的高中课程,好让大学先修课程(AP)不会全部集中在洛威尔高中(Lowell High School),而把其他高中排除在外。

我打算继续和我的教委同事们从事这项工作。

许多人把您的言论和前任教委高励思(Alison Collins)的引起争议的推文、市议员华颂善(Shamann Walton)被指使用种族歧视字眼辱骂一名县警学员做比较, 您觉得您和他们的情况有哪些相似或不同之处?

人们会用更高的标准来检视公职人员的言行。 我认为,每一个人都应该受到尊重, 任何人都不应该以种族歧视字眼辱骂他人。

我从未使用过种族歧视字眼,也从未蓄意利用任何事情去伤害他人。

学生们很快就要返校上课, 您认为校区应该如何帮助他们缩小学习差距,尤其是在疫情之后?

两个周末前,我们七名教委和校区总监讨论了为学校设定目标, 我们为校区确定了三项非常具体的目标。

See Also

例如,目标之一是提高所有三年级生的读写能力。 所以, 如果现在有差距,我们就必须设定目标缩小它。

另外两个目标是解决初中和高中的一些问题。

谈到孩子,许多人不满您曾在一场公众会议上称您儿子的一些同学是“乌合之众”(riff raff)。您对人们的批评有何回应?

徐安委员2022年5月9日在教委会一场会议上发言。 | The Standard

或许我不应该使用这些字眼。 我指的只是孩子们在一起时产生的干扰和社交冲突。

我两个儿子的个性天南地北, 一个比较内向,一个是属于那种会干扰其他孩子的团体成员, 他就是其中一个“乌合之众”。 事实上,我希望我较内向的儿子能回到学校上课,面对不同的社交状况, 他需要学习如何应对社交状况。

我们来谈谈选举。 您似乎已经和脱离了另两名由市长任命的教委, 这是怎么回事?

首先,我想表示,我们三个人仍然坚持为旧金山的孩子做正确的事, 这一点完全没有改变。 我百分之百相信,和我一起被任命的同事们,会像我一样致力为旧金山校区和我们的孩子们做正确的事。

我们是三个截然不同的人, 我们的生活经历非常不同。 我认为,我们不一定非得要同时出现在相同的场合不可,这样可以给我们较多的自由。

现在的情况就是这样,我觉得这未必是坏事。 市长和“旧金山守护者”(SF Guardians,罢免校区教委团体前身)仍然支持我们三人。

华裔家长咨询委员会成员周瑞芳2022年7月25日在旧金山华埠留影。 周瑞芳支持徐安,也支持她获得旧金山校区教委提名。 | Camille Cohen 摄影

经历过这些争议和分歧之后,您认为您是否能在11月的选举中胜出?

我有信心会有很多人在背后支持我,无论是华人和亚裔社区,还是罢免运动支持者。

许多华裔社区人士仍然非常支持您, 您有什么话想对他们说?

两件事吧。

第一,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确实需要多彼此倾听。 过去两周,我听了很多,我认为,华裔社区必须倾听其他族裔的想法。反之亦然,其他社区也必须倾听华裔的想法。

第二,事实上,我们想要的东西都一样。 我们都希望为孩子争取到最好的东西,无论你是华裔、非裔、还是西语裔,任何人都一样。 我们也都想要有一个运作良好的优秀公共教育系统。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Han Li can be reached at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