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轉至主要內容
犯罪

剪不斷理還亂:地檢官謝安宜上任前的收入 與罷免運動有關

作者 Michael Barba, Matt Smith發表 Aug. 29, 2022 • 5:00am
修特、蔣美琴、謝安宜2022年6月7日在前舊金山地檢官博徹思被罷免後對媒體發表談話。︱Paul Kuroda攝影

繁體中文 English 简体中文

舊金山地檢官謝安宜(Brooke Jenkins)才上任沒多久,有關她上任前的收入就成為了她的困擾。她在參與罷免前地檢官博徹思(Chesa Boudin)運動的同時,又有收取非盈利機構的六位數薪水。面對有人指控她的所作所為,謝安宜嗤之以鼻,認為這根本不成為一個問題,她並未違法。

謝安宜在記者會上對The Standard說:「我沒有做任何錯誤或違法的事。 老實說,我認為這一切都是為了分散人們的注意力,沒有關注到對舊金山正在進行的改善治安的工作。」

然而,謝安宜的批評者表示,應該是不知名人士透過慈善捐款支付薪酬給她,好讓她可以全心全力投入罷免博徹思運動。 由於選舉資金和非盈利組織運作受到無數地方、州和聯邦法律的規範,包括一項可能置謝安宜於法律危機之中的條款,這個問題可能不只是分散注意力這麼簡單。

在對公開紀錄進行更詳細的分析之後,The Standard發現,罷免運動和三個雇用謝安宜的非盈利機構之間,有著許多的關聯。

在謝安宜辭去舊金山助理地方檢察官一職後,她就開始擔任這些非盈利組織的顧問。謝安宜說,她是罷免運動的義工發言人。

其中一個非盈利組織和罷免運動背後的委員會,都是由同一個人登記的,它們使用相同的地址,名稱也雷同。 謝安宜擔任志工的選舉活動,和支付她酬勞的另一個非盈利組織,都有同一個老闆:長期地方政治策略家蔣美琴(Mary Jung)。

紀錄顯示,謝安宜為這些非盈利組織工作六個月,總共收到至少12萬美元酬勞, 這個金額足以觸發禁止501(c)(3)非盈利組織資助政治活動的法律,但取決於這些錢實際的使用方式。

今年7月8日獲市長布里德(London Breed)任命的謝安宜表示,這筆收入與罷免活動無關,她只是被其中一個非盈利組織委託,對一項有八年前通過的、為某些罪行縮短刑期的第47號提案進行分析。

謝安宜說:「我在一個不同的組織擔任個別的角色,這是一份工作,同時,我也是罷免活動的義工。 它們是無關的兩件事,彼此不互相影響。」

然而,到目前為止,謝安宜只提出她個人的說法,拒絕提出證據,理由是這麼做會違反受律師委託人權利(attorney-client privilege)保護的關係。

與此同時,根據管理這些類型公共福利組織的法律,支付她酬勞的捐款人可以匿名。 儘管謝安宜可以要求非盈利組織為她解困,來澄清這個狀況,但她未提過要這麼做。

地檢官謝安宜2022年8月19日在華埠一場集會上發表演說,並傾聽社區人士發言。 | Camille Cohen 攝影

罷免運動支持者奧本多夫和Neighbors政治行動委員會

圍繞謝安宜的大部分爭議,都集中在支付她超過10萬美元酬勞的非盈利機構上——Neighbors for a Better San Francisco,它是一個和501(c)(4)組織Neighbors for a Better San Francisco Advocacy名稱雷同、和一個提供罷免運動資金的政治行動委員會(PAC)名稱完全相同的501(c)(3)組織。

Neighbors 501(c)(3) 2021年5月開始運作,時間是在蔣美琴提交文件開始收集罷免博徹思簽名的一個月後。

罷免博徹思運動最大捐款人,也是保守派政治活動重要金主的奧本多夫(William Oberndorf),被列名是Neighbors 501(c)(3)的總裁兼主席。

奧本多夫同時也是成立Neighbors PAC的Neighbors 501(c)(4)董事。 紀錄顯示, Neighbors PAC捐款450萬美元給罷免博徹思運動,其中超過60萬元來自奧本多夫。

由蔣美琴關係密切的合作夥伴,也是舊金山房地產經紀人協會政府事務副主任程傑(Jay Cheng)管理的Neighbors PAC,再把這些捐款轉給另一個實體:政治行動委員會San Franciscans for Public Safety Supporting the Recall of Chesa Boudin。

蔣美琴則擔任San Franciscans for Public Safety PAC的主要管理人和財務長, 這個行動委員會為罷免運動Safer SF Without Boudin支付費用,Safer SF Without Boudin一方面列出謝安宜是籌款人,又稱謝安宜是義工發言人。

The Standard透過電子郵件聯絡到奧本多夫,奧本多夫沒有回答關於謝安宜的工作和薪資問題,只說明了他的政治立場。 奧本多夫表示,他已經不是共和黨註冊黨民,總統選舉時投票給柯林頓和拜登。

他建議The Standard有其他問題可以聯絡程傑。

奧本多夫說:「程傑可以向你們解釋Neighbors for a Better San Francisco的宗旨。 我們有300多名會員,雖然我是一名主要捐款人,但只是其中一名。」

程傑、蔣美琴和其他非盈利機構、委員會和實體的代表,都沒有回應傳媒查詢。

謝安宜是在本月初提交一份財務利益聲明時,首度公開這筆六位數收入。這份只需要官員申報收入範圍的報告,是由The Standard最先披露。 謝安宜後來接受舊金山紀事報(San Francisco Chronicle)採訪時表示,Neighbors支付她的總酬勞是15萬3000美元。

此外,謝安宜表示也收過其他兩個501(c)(3)非盈利組織各超過1萬美元的酬勞,二者分別是在灣景區舉辦女性聚會的Sister’s Circle Women Support Network,以及招募中國投資人到舊金山置產的GlobalSF。

公共紀錄和社群媒體貼文顯示,GlobalSF和Sister’s Circle都因為蔣美琴與罷免運動關係密切。

蔣美琴是布里德盟友、前房地產說客、本地民主黨前任領導人,在舊金山房地產經紀人協會和這個協會的非盈利基金會擔任領導職務。 她是謝安宜志願參與的罷免博徹思運動主席,算起來是謝安宜的老闆

蔣美琴是GlobalSF會長趙翠薇(Darlene Chiu-Bryant)的長期共事夥伴。

蔣美琴也是Sister’s Circle登記的執行長,這讓她再一次成為謝安宜的老闆。

面對The Standard詢問關於她會如何分開擔任謝安宜Sister’s Circle和罷免博徹思運動的老闆的不同角色,蔣美琴並沒有回應。

紀錄顯示,Sister’s Circle和GlobalSF過去都曾接受來自舊金山房地產經紀人協會的捐款。

Sister’s Circle創辦人華森(Traci Watson)在舊金山房地產經紀人協會放在YouTube上的影片中說:「美琴就像我的大姐、我的人生導師。 我們與舊金山房地產經紀人協會有良好的關係,他們一直對Sister’s Circle鼎力支持。」

The Standard透過電話聯絡到華森,但她拒絕置評。

The Standard也詢問謝安宜,她是透過什麼途徑為這些非盈利機構工作、支持罷免運動者為她安排工作涉及的程度、她實際所做的工作、工作時數和總共獲得多少酬勞,謝安宜一概拒絕回答。

罷免博徹思運動the Safer SF Without Boudin主席蔣美琴2021年5月28日在華埠花園角發表演說。 Paul Kuroda攝影

法律意涵

The Standard詢問多位分析師,使用501(c)(3)非盈利組織代表政治組織支付酬勞給選舉活動顧問,會衍生哪些法律問題。

美國國稅局(IRS)規定,這些類型的非盈利組織不得成為政治組織,因為捐款給這些組織獲得稅金減免的捐款人,應該是以普遍的公共利益為重,而不是出於黨派利益。

地方法律要求,收取酬勞的政治顧問必須先向政府登記,才能為這些組織工作。

從理論上來說,不當挪用慈善基金可能引發法律問題,包括稅金減免不被允許、傷害組織的非盈利身份,萬一某些類型的違規行為被證明是預謀的,還會面臨詐欺指控。

這正是為何一些批評者表示,謝安宜沒有資格稱這種情況是為了「分散注意力」。

被謝安宜降職後辭職的前檢察官格雷納(Alexandra Grayner)說:「謝安宜已經被捲入道德醜聞中,她不應該對自己(或其中任何一個非盈利組織)是否在罷免運動中違反法律下結論。」

舊金山規定,那些為了進行、管理、監督一項罷免行動收取超過1000美元酬勞的人,必須先登記成為選舉活動顧問,否則,無論是有意還是無意違反規定,都將面臨輕罪指控。

曾獲前總統歐巴馬任命擔任聯邦選舉委員會(Federal Election Commission)委員和加州公平政治作法委員會(California Fair Political Practices Commission)主席里維爾(Ann Ravel)表示,如果謝安宜因為支持罷免運動獲得酬勞,上述法律可能適用。

里維爾說:「地檢官謝安宜似乎在某種程度上是以選舉顧問的身份工作。」 根據舊金山法律,顧問必須先向道德委員會(Ethics Commission)登記,才能提供服務或接受酬勞。

另一個問題:如果她收受酬勞參與罷免博徹思,可能會被視為所謂的非金錢競選捐款(non-monetary campaign contribution),可觸發透明度法律,要求公開捐款人姓名、捐款人雇主、捐款金額和其他資料。

像支付謝安宜酬勞的這類公共福利非盈利組織,只要他們遵守盡可能不參與政治活動的規定,通常是可以不公開捐款人訊息。

政治天真?

謝安宜沒有及早公布酬勞的決定,已經成為其今秋選舉競爭對手濱崎(John Hamasaki)和維羅尼斯(Joe Alioto Veronese)主要攻擊的問題。

維羅尼斯發出聲明說:「她非法利用非盈利組織來規避舊金山和加州選舉法。」

濱崎說:「有很多證據質疑她的說法,但沒有任何證據支持她的說法。 看起來,這位臨時地檢官是收了共和黨捐款人的錢來發動一場運動的。」

對於未能在罷免活動期間公開她的收入,謝安宜稱自己在政治上太天真。

她說:「過去沒有當過政治人物,但是現在成了政治人物。我想,當初如果我能為了透明度,早一點公開就好了。」

繁體中文 English 简体中文

Michael Barba can be reached at [email protected]
Matt Smith can be reached at [email protected]


舊金山官民集會 悼念84歲泰裔老翁遇襲身亡一週年

舊金山官民集會 悼念84歲泰裔老翁遇襲身亡一週年


舊金山反亞裔仇恨犯罪激增500%,其中一半出自同一嫌犯

舊金山反亞裔仇恨犯罪激增500%,其中一半出自同一嫌犯


紐約華女被推落軌身亡 亞裔社區再陷恐慌

紐約華女被推落軌身亡 亞裔社區再陷恐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