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华埠散房居民确诊新冠?噩梦才刚开始
Monday, May 16, 2022

华埠散房居民确诊新冠?噩梦才刚开始

English 繁體中文

陈莎拉(Sarah Chen,音译)在新年假期之后确诊感染了新冠病毒。 她以为她和她的家人能够获得旧金山市政府的帮助。 谁知等待她的则是一场噩梦。

作为一名经济拮据的移民,陈莎拉和母亲及妹妹一起住在旧金山华埠(唐人街)的散房(SRO)当中。 他们没有经济能力花钱租房间来给对陈莎拉进行隔离,因此病毒传遍她们所居住的80平方尺的小空间,只是时间问题。 几天之后,陈莎拉的母亲也确诊感染了新冠。 出于担心,陈莎拉和母亲向亲友借钱,将未成年的妹妹送往酒店住下,直到二人病情好转再让她回来。

1月9日,陈莎拉的母亲在接受The Standard电话访问时一边哭泣一边咳嗽,表示“这是让我等死吗?”

陈母的想法,或许也萦绕在许多散房居民的心头。旧金山全市大约有3万名散房居民,他们在疫情和Omicron变种病毒肆虐之时也遭遇重创。 根据市政府的数据,自去年12月15日至今年1月15日这一个月时间内,共计有642位散房居民确诊新冠。 这比早前一个月——只有37名新增确诊——的数字高出了1500%。

旧金山的住房和无家游民危机严峻,市政府正在苦恼于解决方法的同时,一些散房居民则说旧金山卫生局忽略了他们的需求。

陈莎拉与母亲、姐姐居住在旧金山华埠的一间80平方尺的散房房间中。 | 陈家供图

陈莎拉感染之后,原先想申请一间独立的房间用作隔离,但是她说市政府在等了四天之后才回应她们。 而且市政府的回应是拒绝提供房间,这或多或少也就导致了陈母随后的感染,以及威胁到其他同住在散房大楼内的居民,因为他们都是共用厨房和卫生间。 “我妈妈一开始并没有症状,”陈莎拉说。 在和确诊的女儿同住了几天之后,陈母在1月7日正式确诊。

旧金山卫生局看似并未准备好应对散房的事宜。 The Standard联系卫生局寻求回应,三天之后卫生局回复声明表示知悉散房住户的特殊需求,但是隔离房间的分配会根据“医疗需要和资源储备。”

“如果旧金山人确诊,同时他们不能够安全地与身体健康存在弱势的人隔离开,那么我们就会优先提供隔离房间资源给这部分人,”卫生局的声明中表示。“隔离房间的申请会由一名护士来审核。”

局方声明中并未确切给出散房居民确诊之后的生活指引,包括是否应该继续使用公共卫生间和厨房。 因为在许多散房大楼中,同层楼中或许住着其他“身体健康存在弱势”的人。 陈母也表示当其他租客发现她们母女确诊新冠之后,还一度要求她们不要使用洗手间。

华协中心的资深组织员陈嘉琪一直在帮助这个家庭,她也认为市府应该要提供隔离房间资源。

“一定要等到整栋散房大楼都确诊,卫生局才会知道问题的严重性吗?” 陈嘉琪说。 “确诊患病虽然可怕,但是更可怕的是一个小市民求助无门,在家等候消息那种绝望的心情。”

陈氏母女的故事首先由中文媒体在1月10日曝光,震惊社区。 来自湾区各地的善心捐赠也随之而来, 共计超过3000元。

华埠的重要医疗机构——东华医院的行政总裁张建清表示,明白在Omicron变种病毒升温的时期住房资源有限,但是散房的住户应该获得优先照顾,因为他们面临着高风险感染病毒。

1月21日,几乎在卫生局拒绝提供房间给陈家的两周之后,旧金山市长布里德(London Breed)宣布540万的拨款,为确诊的旧金山人提供金钱援助,减缓他们在隔离时候的经济负担。

“当有人确诊了之后,我们希望他们能够专注在康复、获得隔离资源上面,以保护他们的家人和社区,”布里德在一份声明中说。

但是,市长的计划只是一次性的拨款。 市议员佩斯金(Aaron Peskin)则考虑提出一个更加长远的计划为散房居民提供帮助。

“疫情开始时,市府律师和卫生局对于散房艰难处境的关注少之又少,”代表华埠选区的佩斯金表示。

他表示自己计划重新推出散房居民保护法,该法在2020年通过但是现在已经过期失效。 许多医学界人士都认为疫情即将接近尾声,佩斯金的立法将会成为一个永久性的卫生政策,为散房居民提供保护网。

“散房内的高风险传染现况,意味着疫情对散房居民而言仍然是一个担忧,这些居民应该获得更加贴近他们文化的服务,保证他们能够安全地隔离,”佩斯金说。

就在上周,陈家母女已经逐渐康复,测试结果也呈阴性,小女儿也已经回到家中。

English 繁體中文

Han Li can be reached at [email protect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