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转至主要内容
市政

亚裔社区内罢免教委运动如火如荼,但亚裔官员则静悄悄

作者 Han Li发表 Jan. 31, 2022 • 6:28am

简体中文 English 繁體中文

编者按:这则新闻是KQED和The San Francisco Standard合作的系列报道之一。

在近日一个阳光明媚的星期六,朱伟(Selena Chu)勒紧她的双层口罩,不惧Omicron变种病毒的威胁,前往参加支持罢免三名旧金山教育委员会委员的义工活动。

朱女士说:“我拿着中文版本的选民登记表格鼓励他们登记。‘嘿,你报名了吗? 如果你还没有,这是你的机会。 我可以帮助你。’”朱伟是一位华裔移民,也是一名公立学校家长。

朱女士连同其他亚裔社区人士,认为教育委员罢免选举是一个契机,可以唤醒政治冷感、从未投票、但是符合选民资格的旧金山华人。

2022年1月22日,亚裔家长活跃人士在旧金山Asian Community Garden举办选民登记活动。 | 李晗 摄影

支持罢免者相信,华裔社区内有大量同样支持罢免的声音。 其中一位面临罢免的教委成员高励思(Alison Collins)在推特上发表疑似反亚裔言论。同时,包括朱女士在内的许多亚裔家长都反对在亚裔学生占多数的精英学校洛威尔高中(Lowell High School)取消择优录取的招生方案。 三名教委成员亦被指控在疫情期间未能够及时重启学校实体授课。

然而,旧金山官阶最高的亚裔民选官员则另有想法,或者是回避讨论这个议题。 市议员马兆明(Gordon Mar)和陈诗敏(Connie Chan),以及州众议员丁右立(Phil Ting),均在高励思的争议性推文公开后要求她辞职。 但他们都不支持罢免高励思和其两位同事卢佩思(Gabriela Lopez)和莫力加(Faauuga Moliga)。

丁右立拒绝接受访问。 他通过短信回复表示,“除了要求高励思辞职之外,本人未就罢免选举采取任何立场。”

陈诗敏因繁忙亦未能在四个备选日期中抽空接受采访。 她在声明中回应,她反对所有的罢免选举。

马兆明则同意陈诗敏的观点。 他指出:“这三位教委成员将在今年年末竞逐连任,现在运用罢免程序并不恰当。”

前州众议员邱信福(David Chiu)指由于他现在是市府律师,故不能就事件表态。 旧金山市宪章(City Charter)明确禁止市府律师就本地的公投、民选官员选举表态立场或者筹集款项,除非是涉及市府律师本人的选举。

四人就自己的立场保持低调,他们的名字没有出现在「反对罢免教委卢佩思、高励思、莫力加」(No On Recalls of School Board Commissioners Lopez, Collins and Moliga)竞选网站上。

大卫(Todd David)是一个资金雄厚的竞选委员会「忧心的家长支持罢免高励思、卢佩思、莫力加」的主任。他批评那些民选官员试图两边好处都占,一方面呼吁高励思辞职,同时拒绝支持罢免选举。

“马议员和陈议员对自己的标准,和对付出时间在农贸市场收集签名的义工的准则是不同的,”大卫说, “我觉得这种立场很怪异。”

就高励思而言,她在11月接受KQED的Vanessa Rancaño采访时,坚称她是仇恨的受害者,而不是犯罪者。 她认为这是一个大型右翼阴谋的一部分。 “突然间,这个事情出现在福克斯新闻(Fox News)上。而这都是发生在全国范围内一种高度组织的活动,而且有大量资金支持。”

教育委员会主席卢佩思也反驳了她和其同事在罢免运动中面临的一些批评,当中包括他们重启校园的进度过慢。

“但是,这种纯粹迫使我们为重启而重启的压力, 或市政府起诉学区,我仍然不同意。又或者这种试图努力吸引一些选民选票的行为,坦白讲,他们的社区在疫情中未如其他社区受到的影响那么大,那些其他社区的人并不想要回归实体授课,这些是有政治动机的。”卢佩思在10月接受KQED访问时表示。

她同时反驳修改校名的指控。 “我认为,人们不断提起更改校名的问题是另一个藉口,为了说而说 ,”她说, “我这么说是因为学校改名的计划在现任委员上任前就已经开展。这是几年前的一个教委会通过的,这计划正在就最终定案展开研究。”

反对罢免的竞选运动筹集了逾6000元,他们说希望通过在现有的家长和教师网络中直接接触选民。

“我们不依靠电视广告和宣传单张,”反对运动的共同主席拉莫斯(Tara Ramos)说, “所以需要做很多脚踏实地的行动,走出去,在我们的学校和社区与社区人士交谈。 ”

莫力加则选择另外筹备竞选活动,他筹集了2万3000元,主要通过出席当地民主党俱乐部和社区论坛来传播他的信息。

“我的关系已经建立好了,”莫力加说, “我在教育委员会为华人社区做了大量工作。”

莫力加指出自己最近去华埠(唐人街)会见华人进步会(Chinese Progressive Association)的成员和创建“疗愈在我手”(Our Healing in Our Hands)活动的学生。 该政策于2019年由教育委员会通过,主要目标是改善亚裔学生的身心健康。

莫力加说,在罢免选举之前,选民宣传活动将依赖现成的人际关系网。

“我或许走出去就能获得5000张选票,这5000个人认识我,因为我就是来自旧金山。”莫里加补充道。 “我可以去华埠,我也可以去列治文区(Richmond district)。”

See Also

旧金山的转折点

华裔选民教育委员会(CAVEC)行政主任李志威(David Lee)认为,对教育委员会的不满只是社区面临的众多紧迫问题之一。 他站在被誉为“华埠客厅”的花园角广场(Portsmouth Square)受访,指出在反亚裔的仇恨罪行兴起和疫情导致的经济瘫痪下,即使离中国新年庆祝活动还有几天,广场上仍是人迹罕至。

“看到华埠商铺门面都用木板挡起,以往每年新年期间的社区活力都没有了,”李志威说。 “这确实显示了亚裔社区的沮丧。”

华裔选民教育委员会也首次用国语和粤语制作一个“投票动员”的视频,其中丁右立、陈诗敏和邱信福有参与。 “因为我们觉得,这个城市正处于一个转折点。 亚裔社区,尤其是华裔社区,觉得这个城市正朝着错误的方向发展,”他补充说,许多人认为2月15日的选举是一个改变发展方向的机会。

数据显示,支持罢免教委的人主要集中在本市西城区,其中西城区的许多选区都是以亚裔和华裔家庭为主。

在罢免选举正式获得选务处确认了之后,由草根民众成立的华人/亚裔选民拓展工作组(Chinese/API Voter Outreach Taskforce)表示自12月中旬以来,他们已经帮助430名新亚裔选民登记注册,其中包括330名首次投票者和100名合资格在当地教育委员会选举中投票的非公民家长。

虽然组织有序的罢免选举支持者对胜利充满信心,但对许多家长来说,未来仍然充满不确定性。

赵绮雯(Allene Jue)是一位旧金山亚裔母亲,育有两个幼童。 她现在纠结于要把孩子送去公立还是私立幼儿园。“我的孩子还没有开始在公立学校上学,但现在保持参与政治对我来说很重要,”赵绮雯补充道,这是她首次对本地政治格外关心,而罢免运动真的让她“产生共鸣。”

“我也是从洛威尔高中毕业,”赵绮雯为自己是公立学校出身感到自豪。 但现在她觉得亚裔在学区“不受欢迎。”

编者按:本文有更新关于市宪章限制市府律师的内容。

KQED加州政治与政府新闻组资深编辑Scott Shafer的联系方式:[email protected]

KQED记者和监制Guy Marzorati对本文有贡献。

简体中文 English 繁體中文

Han Li can be reached at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