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轉至主要內容
教育

失言風波後 徐安首度發聲:我不是種族主義者

作者 Han Li發表 Aug. 04, 2022 • 6:30am
舊金山校區教委徐安2022年8月3日在舊金山Mountain Lake Park留影。︱Juliana Yamada攝影。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對非裔和西語裔家庭做出刻板印象言論、在舊金山引發一場政治風暴後,校區教育委員徐安(Ann Hsu)兩個多星期以來選擇遠離媒體採訪和公眾視線。

現在,她選擇發聲。

徐安周三接受The Standard獨家專訪,這是自上個月爭論爆發以來,她首次接受媒體專訪。

這場爭議要追溯回一份候選人問卷。徐安在問卷上表示,她認為舊金山聯合校區的非裔和西語裔學生面對的最大挑戰之一是「缺乏家庭支持」, 她的言論引發了強烈反彈和要求她辭職的聲浪。

儘管徐安已發出聲明道歉,並在校區的會議上也支持了告誡自己的決議案,但是她並未表示她有下台或取消參加11月教委選舉的打算。

在和The Standard的訪談中,徐安回顧了自己在問卷上引起爭議的回答、她在強烈批評中學到的教訓、以及她未來的規劃。

受到篇幅的限制,以下訪談內容經過整理編輯:

爭議爆發至今,您經歷了哪些事? 在這段期間,您是否有尋求他人的指導?

我成為公眾人物的時間很短, 因此,過去兩周對我而言簡直是天翻地覆,感覺比兩周要長得多。

不過,我有機會與人進行了許多深具啟發性的談話,有很多是我過去從未有過非常具有教育意義的談話。 這是一段極速推進的學習過程,我很感恩。

我和很多人聊過。 我和教委同事們聊過,包括兩名和我一起獲得市長任命的教委,這些是我一開始進行的談話。 我也和我的朋友聊過,包括一些非裔朋友,向他們尋求指導和建議,以了解為什麼(我說的話)具有傷害性。

舊金山教委徐安2022年8月3日在舊金山Mountain Lake Park接受The Standard訪問。 | Juliana Yamada攝影

我當時真的不知道我說的話造成了多大的影響, 如果我知道,我就不會那樣說。 所以,這些人幫助我了解,當他們看到我的文字時,他們有什麼感受。

當您在回答問卷填寫答案時,您的思考過程是什麼?

我是以一種非常工程師、商業思維的方式來嘗試了解一個問題,因為我看到一些數據,無論是缺席率、學習成果差距、讀寫能力,顯示舊金山聯合校區不同族裔學生之間存在著顯著的差異。

我試著了解是哪些原因造成了這些差距。 我提到了住房沒有保障、糧食沒有保障和其他一大堆我認為可能的原因。 如果這些是真正的原因,那我們就可以試著解決問題。 我當時的想法是:試著找出問題所在,然後想出可能的解決辦法。

您提到您正在努力修正自己的偏見, 您對人們稱您為種族主義者有什麼感覺?

我不是種族主義者, 我很清楚。 對於只看到我的回答但不認識我的人,我可以了解他們為什麼會覺得我可能是種族主義者, 但我知道我不是。

我只是想了解一個問題,然後解決這個問題。

對於要求您下台、放棄競選的呼籲,您有什麼話要說?

我了解他們的感受。 從過去兩周與他人的談話中,我真的了解到,同時非常抱歉我傷害了他們, 但我真的是無意的。 我想,這個需要一些時間才能療愈。

此外,我認為我還可以為教委會和整個校區提供更多價值。

自擔任教委以來,我和其他教委同事做了很多很好的決定。

2022年8月2日在校區位於555 Franklin的總部外舉行的一場集會上,貝瑞手持標語要求教委徐安辭職。貝瑞女兒在舊金山聯合校區擔任教師。 | Camille Cohen 攝影

我們聘請了一位以學生為重的優秀校區總監, 通過了平衡預算案, 帶領恢復少年後備役軍官訓練營 (JROTC) 授權高中專案小組檢視整個校區的高中課程,好讓大學先修課程(AP)不會全部集中在洛威爾高中(Lowell High School),而把其他高中排除在外。

我打算繼續和我的教委同事們從事這項工作。

許多人把您的言論和前任教委高勵思(Alison Collins)的引起爭議的推文市議員華頌善(Shamann Walton)被指使用種族歧視字眼辱罵一名縣警學員做比較, 您覺得您和他們的情況有哪些相似或不同之處?

人們會用更高的標準來檢視公職人員的言行。 我認為,每一個人都應該受到尊重, 任何人都不應該以種族歧視字眼辱罵他人。

我從未使用過種族歧視字眼,也從未蓄意利用任何事情去傷害他人。

學生們很快就要返校上課, 您認為校區應該如何幫助他們縮小學習差距,尤其是在疫情之後?

兩個周末前,我們七名教委和校區總監討論了為學校設定目標, 我們為校區確定了三項非常具體的目標。

See Also

例如,目標之一是提高所有三年級生的讀寫能力。 所以, 如果現在有差距,我們就必須設定目標縮小它。

另外兩個目標是解決初中和高中的一些問題。

談到孩子,許多人不滿您曾在一場公眾會議上稱您兒子的一些同學是「烏合之眾」(riff raff)。您對人們的批評有何回應?

徐安委員2022年5月9日在教委會一場會議上發言。 | The Standard

或許我不應該使用這些字眼。 我指的只是孩子們在一起時產生的干擾和社交衝突。

我兩個兒子的個性天南地北, 一個比較內向,一個是屬於那種會干擾其他孩子的團體成員, 他就是其中一個「烏合之眾」。 事實上,我希望我較內向的兒子能回到學校上課,面對不同的社交狀況, 他需要學習如何應對社交狀況。

我們來談談選舉。 您似乎已經和脫離了另兩名由市長任命的教委, 這是怎麼回事?

首先,我想表示,我們三個人仍然堅持為舊金山的孩子做正確的事, 這一點完全沒有改變。 我百分之百相信,和我一起被任命的同事們,會像我一樣致力為舊金山校區和我們的孩子們做正確的事。

我們是三個截然不同的人, 我們的生活經歷非常不同。 我認為,我們不一定非得要同時出現在相同的場合不可,這樣可以給我們較多的自由。

現在的情況就是這樣,我覺得這未必是壞事。 市長和「舊金山守護者」(SF Guardians,罷免校區教委團體前身)仍然支持我們三人。

華裔家長諮詢委員會成員周瑞芳2022年7月25日在舊金山華埠留影。 周瑞芳支持徐安,也支持她獲得舊金山校區教委提名。 | Camille Cohen 攝影

經歷過這些爭議和分歧之後,您認為您是否能在11月的選舉中勝出?

我有信心會有很多人在背後支持我,無論是華人和亞裔社區,還是罷免運動支持者。

許多華裔社區人士仍然非常支持您, 您有什麼話想對他們說?

兩件事吧。

第一,不同文化背景的人確實需要多彼此傾聽。 過去兩周,我聽了很多,我認為,華裔社區必須傾聽其他族裔的想法。反之亦然,其他社區也必須傾聽華裔的想法。

第二,事實上,我們想要的東西都一樣。 我們都希望為孩子爭取到最好的東西,無論你是華裔、非裔、還是西語裔,任何人都一樣。 我們也都想要有一個運作良好的優秀公共教育系統。

English 简体中文 繁體中文

Han Li can be reached at [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