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w Reading
毒販就在家門口!舊金山華裔、俄裔長者「坐困愁城」
Sunday, August 07, 2022

毒販就在家門口!舊金山華裔、俄裔長者「坐困愁城」

English 简体中文

新上任的舊金山地方檢察官謝安宜(Brooke Jenkins)第一場關於露天毒品交易的記者會,選擇在田德隆區(Tenderloin)Eddy Street上的鳳凰飯店(Phoenix Hotel)舉行。

謝安宜在7月12日的記者會上說:「走在田德隆區街上,要去找路子避開那些買賣毒品的人,是一種非常不一樣的體驗,這是我要致力改善的事。」

大部分的日子裡,每日下午3點剛過,一群住在Eastern Park公寓的長者會前往公寓停車場。這個停車場已經成了他們的臨時社區空間,因為人行道已經被毒販和買毒品的人佔據。

一名住客離開田德隆區Eastern Park老人公寓停車場。 鑑於社區安全的問題,公寓居民現在都在大樓不對外開放的停車場聚會。 | Camille Cohen 攝影

說俄語和中文的居民會拉出一排辦公椅,或者直接坐在他們的助行器上,有人會在停車場的柏油地上步行運動,呼吸新鮮空氣。

這棟位於711 Eddy St.上有201個單位的可負擔公寓,自1979年開始提供給低收入長者居住。 這些大部分母語都不是英語的居民表示,他們希望在這裡走完人生最後的黃金歲月。

然而,居民最近幾個月表示,大樓外人行道上的狀況很不安全,老實說很可怕,讓他們覺得被困住了。 公開毒品交易、排泄物滿地、有毒癮和精神問題的人威脅、攻擊居民和職員,讓他們與外界隔離的情況比疫情時更嚴重。

自1994年起就住在這裡的維克尚斯卡亞(Raisa Verkhoshanskaya)表示,現在的情況是她見過最糟的。 他們表示,她和朋友愈來愈少去當地的農夫市場和附近的歌劇廣場(Opera Plaza)。

她說:「我很害怕。 我們晚上不敢出門,不敢走在街上,只能坐在大樓裡或小小的停車場裡。」

舊金山田德隆區的Eastern Park老人公寓居民2022年5月6日在大樓裡的停車場合照,這裡現在是他們的聚會場所。 | Camille Cohen 攝影

維克尚斯卡亞從她公寓單位外的走廊上觀察底下的毒品交易經濟,她注意到毒販與附近的汽車和顧客的溝通方式,以及毒品藏匿的地點。

去年9月發生一起一名保安人員被人用刀威脅的事件,促使大樓所有者Sequoia Living致函舊金山官員,包括舊金山警察局長史考特(Bill Scott)和市長布里德(London Breed),要求他們增加警力解決「恐懼和恐嚇的現象」。

這封信詳細說明了在公寓大樓前的毒品活動和Sequoia Living採取的行動,包括額外的強力清洗街道、改善照明和安裝保安攝影機。

今年2月,Sequoia Living把大樓的管理權移交給了EAH Housing,一家在加州和夏威夷州經營多家低收入老人院的機構。 Sequoia Living執行長麥克維(Sara McVey)表示,做出這個決定是因為EAH Housing在處理聯邦低收入住房稅收減免計劃(Low-Income Housing Tax Credit)這方面比較有經驗。

麥克維表示,官員幾乎沒有對他們的來信有所回應。 她說,Sequoia Living與EAH Housing正在制定一項較大的計劃來解決這個問題,但她拒絕透露細節。

麥克維說:「你期望(市府官員)[city officials]會意識到這件事的重要性,但是,結果並不一定符合期望。」

大樓設施經理索科伊(Eleazar Socoi)表示,大樓一直有遊民問題,但今年公開毒品交易問題變得比過去嚴重。 她也報告說,因為大樓在翻新裝修,有人企圖侵入大樓,或使用鷹架或建築材料掩護非法活動。

索科伊說:「我們最先向警方報案,遺憾的是,他們說他們無能為力。」 警方並未回應傳媒查詢。

這些狀況也對居民造成其他風險,包括迫使他們走在馬路上,以避開阻塞人行道的毒品活動。 居民們還說,看護人員也抱怨,在進入公寓大樓時感覺很不舒服。

貝克曼2022年5月6日看著在其外婆居住的舊金山田德隆區Eastern Park老人公寓前吸菸喝酒的人們。 | Camille Cohen 攝影

貝克曼(Alina Bekkerman)是公寓居民車切尼茲卡亞(Alla Chechelnitskaya)的外孫女,她正在以一種非正式的方法幫助居民,翻譯他們的投訴聲音。

See Also

貝克曼說:「他們很需要有人為他們發聲。他們都是70多歲、80多歲、90多歲的老人,只想過平靜的生活。」

車切尼茲卡亞表示,大樓外那些人有時候很具攻擊性,在她進出大樓時會故意推她。 當車切尼茲卡亞的女兒,貝克曼的母親,要求聚集在那裡的毒販到別處去時,有人朝她的頭丟了一個瓶子。

大樓物業經理曼多薩(Carlos Mendoza)稱這些人造成「嚴重滋擾」,但他表示,基本上他掌控不了街道問題,尤其是在缺乏警方回應的情況下。 他指出,大部分的投訴都來自一小部分講俄語的居民。

但在5月時,25名代表不同居民的租戶聯署了一封信給舊金山人權委員會(Human Rights Commission),向他們投訴大樓的狀況。 大樓有十幾位說中文的居民提出了一長串類似的抱怨。

被鄰居䁥稱為「朱阿姨」的朱媛(Yuan Zhu,音譯)表示,她已經住在這棟大樓裡七年了,還記得最初是被這裡周圍的美景所吸引, 但此情此景現在已不復存在。

朱媛透過翻譯說:「我是這群老人中的年輕人,我還能走路。 你想想,那些拄著拐杖或使用助行器的人,要如何從這些人當中穿過?是不是害怕到不敢出門的人就只能待在家裡?」

陳玉玲(Yu-Ling Chan,音譯)已經在此居住了13年,她說一周只會出門一到兩次,去買一些必需品, 但這有限的外出通常也都很可怕,她說她曾被人在街上追著跑。

陳玉玲直接請求市府領導人前來711 Eddy St.傾聽、解決他們的憂慮。

陳玉玲說:「這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時間一分一秒在流逝。萬一我們因為走在馬路上被車撞了,誰要負責?」

English 简体中文

Kevin Truong can be reached at [email protected].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